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1-13)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1-13)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1-13)     

斗羅大陸194 小舞復活四分之一

“唐三,再見吧。讓我親手來結束你的生命。這是我能為你做的后一件事。放心吧,我會厚葬你。也永遠都會記得你。在你臨死之前,就讓你看看我的本來面目,相信,你也能死而無憾了。”
  一邊說著,雪清河抬起另一只手,探入自己前襟之內,只見他手腕一翻,迅掀起,一整張一直連接到髻深處的奇異面具已經被他掀了起來。
  盡管此時處于生死邊緣,可當唐三看到雪清河的本來面目時,還是不禁因為吃驚而瞳孔一陣收縮。此時呈現在他眼前的雪清河,雖然身材依舊是男人的身材,可她的相貌卻變成了一張冷艷的嬌顏。
  表面看去,她似乎只是二十出頭的樣,肌膚如雪,鳳目含威。與原本雪清河那平易近人的樣相比,她要有個性的多。挺直的鼻梁,略顯纖細的鳳目,帶著幾分威棱的面龐。驟一看去,她并沒有寧榮榮、小舞那種級別的美,但她那份冰冷中的威嚴,唐三也只是在比比東臉上看到過類似的神情。這長時間冒充了太雪清河的前任武魂殿教皇的后代,竟然并非須眉。唐三又怎能不吃驚呢?
  雪清河手中的金光變得越來越濃郁了,看著唐三,她眼中有種難言的復雜情感,其中多的是嘆惋,嘆惋這樣一個人要毀滅在自己手中。
  “我的真名叫做千仞雪。唐三,死在我手中,你總算不是個糊涂鬼了。”一邊說著,她揚起的右手在空中緩緩下劈,度很慢,她的雙目也一直凝視著唐三,在死亡的威脅下,她相信這樣能夠帶給唐三大的心理壓力。不論怎么說。她心中也還保有著后一絲希望。在她看來,只要是人,就都會畏懼死亡。
  唐三淡然一笑,“男也好,女也罷,對于我來說。你的身份根本沒有任何意義。既然你出身于武魂殿,就只能是我的敵人。難怪你也會沖動地說出自己的秘密,在果決的背后還有著一絲優柔,原來是女。”
  正在這時,皇宮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大喝,“你們是什么人,竟敢擅闖皇宮?”
  千仞雪臉色微微一變,眼中的光芒終于被凌厲所代替,殺伐果決的一面顯露無疑。右手驟然加,寬達三米的龐大金色光斬從天而降,直奔唐三斬去。下定決心要毀滅唐三。她這一擊已經用出了現在所能達到地全力。
  就在千仞雪這一擊揮出之時,突然,唐三身上屬于藍銀皇的藍金色光芒一閃而逝,紅色光環也就趁著那一瞬間亮起,一個虛幻的窈窕身影飄然而出,擋在了唐三面前。
  長飄飄、肌膚勝雪。可不正是靈魂狀態下地小舞么?
  面對雪清河那燦金色地光斬。小舞臉色略微變了變。她作為魂技出現。本身和唐三施展第六魂技地虛無效果一樣。而且是為徹底地虛無。任何物理和能量地攻擊對她地身體都無法產生效果。但也正是因為如此。她也無法去抵御任何形式地攻擊。
  所以。她雖然憑借著自己地靈魂之力強行釋放出了這第六魂技。但現在她這樣地形態是無法替唐三擋住這一擊地。
  就在這時。神奇地一幕出現了。小舞地雙眼驟然亮了起來。燦爛地粉紅色光彩令她地雙眼變得宛如寶石一般璀璨動人。
  在那粉紅色地光芒牽引下。一道身影從唐三腰間飄然而出。瞬間與小舞在半空中融為一體。
  返身。飛撲。小舞張開雙臂。長甩起落在唐三肩頭。而她整個人也就那么投入到唐三地懷抱之中。用自己地身體去護住了唐三。也就在這一瞬間。半空中地金色光斬落了下來。
  那突然從唐三腰間出現地身影,自然是小舞的本體,這一剎那。小舞的本體與靈魂竟然結合在一起。
  唐三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小舞的身軀中再不空洞。那充滿了火熱的情感令他身心俱震,小舞。這是一個真實的小舞。
  唐三想動,想要扭轉自己的身體,去抵擋那金色的光刃,可是,他現在根本做不到,體內一絲魂力也沒有。那注入他經脈中地凈化能量雖然不足以傷害到他,但每當他的魂力凝聚起一點,就會與體內的凈化能量相互抵消一點。此時他的力量又如何能與小舞抗衡呢?
  小舞那雙閃爍著淡粉色光芒的眼眸,深深的注視著唐三,緊緊的摟著他的腰,此時此刻,在她眼中,也只有唐三的存在,仿佛那驟然斬擊在背上地金色光刃根本就不存在似地。
  “小舞----”眼看著那金光落在小舞身上,唐三心頭劇痛。兩人的身體同時被那強大地力量掀起。
  小舞俏臉上流露出一絲欣慰,她又一次保護了自己愛的男人。眼神溫柔的看著唐三那已經變成了紅色的雙眼,“哥-
  一聲輕喚,卻是對唐三靈魂的震蕩,幾個月過去了,當他又一次聽到小舞的呼喚時,他眼中的紅色盡數褪去,顫聲道:“小舞,我的小舞……”
  帶著一絲甜蜜的微笑,小舞松開摟住唐三的手臂,飄身彈起,身體宛如沒有重量一般,直射空中正徐徐下降的千仞雪。她背后的衣襟裂開了一道巨大的縫隙,露出了里面白色的鎧甲。正是那神器級的八寶如意軟甲。
  千仞雪在身受重創之后,她的攻擊已經無法過六十級的程度,因此,她那一道光斬只是推動了唐三和小舞的身體,卻無法傷害到小舞本體。小舞憑借靈魂的召喚,暫時將自己的靈魂與完全契合的**結合在一起,這以自身的實體救下了唐三。
  小舞飛撲向千仞雪,眼中的溫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寒意,她那破空而起地身體在空中接連幾次變換身形,幾乎只是幾次眨眼的工夫。就已經來到了千仞雪面前。
  兩女目光相對,千仞雪是驚駭,她當然知道小舞為了救唐三而做出的獻祭。她怎么也想不通為什么小舞竟然會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
  小舞眼中存在的卻只有殺意,雙臂張開,全身已經彌漫上一層強烈的粉紅色光芒。
  千仞雪剛想聚力攻擊小舞,胸前卻微微一痛。天使魂力略微一滯時,小舞已經來到了她身體近前。
  小舞雙臂宛如靈蛇一般纏上了千仞雪推拒向自己地手臂,纖腰一晃,整個人就在這纏繞的瞬間完成了對千仞雪的鎖定。整個人已經纏繞上了千仞雪的身體。
  千仞雪的身體在小舞鎖定下完全陷入了僵硬狀態,小舞那經過兩大極品仙草改造過的身體比以前加柔韌,猛然間,千仞雪的身體已經被小舞驟然甩了起來,由于是在空中,小舞施展的并不是暴殺八段摔。擁有本體之后。她就暫時脫離了身為唐三魂技的范圍。
  看上去,小舞與千仞雪地身體就像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輪,在空中不斷的急旋轉。不時有粉色與金色光芒從中滲出,粉色在核心,金色是輪地外面。誰都能感覺到其中蘊含的能量波動越來越強。
  刺豚斗羅與蛇矛斗羅同時色變,兩人對視一眼,刺豚斗羅驟然前撲,在武魂真身狀態下的龐大身體再次膨脹,身上的第九魂技也終于亮了起來。在千仞雪遇到生命危急的情況下,這兩位封號斗羅也終于按捺不住,要施展自己強的實力了。
  楊無敵身上燃燒的黑焰驟然騰起。他的第八魂環也亮了起來,而另一邊,獨孤博的第九魂技也在同時閃亮。碧磷蛇皇地身體完全變得通透了,就像是真正的碧玉雕琢。
  空中,在那光輪之中,金光不斷暴閃,顯然是千仞雪在用各種方法試圖掙脫,但不論如何努力,在重傷的情況下。她卻依舊無法掙脫小舞的柔技,只能伴隨著小舞的身體飛旋轉,朝地面落下。
  蛇矛斗羅重化身為人,手中蛇矛一抖,瞬間延伸、變長,朝著空中的光輪抽擊而去。為了救下千仞雪,他也顧不得刺豚斗羅現在被圍攻了。
  就在蛇矛即將抽擊在光輪前的剎那,光輪突然停滯在半空,緊接著那金色的身影已經如同流星一般被甩了出來。帶著無比強烈的威勢。直奔蛇矛斗羅撞擊而至。
  蛇矛斗羅眼神一凝,手中蛇矛一圈一抖。試圖通過自己蛇矛對沖力地控制接下千仞雪的身體。但是,當他的蛇矛與金光剛一碰撞的時候,臉色頓時大變,那金色流星的沖擊力遠比他判斷的要強烈的多。
  但他畢竟是一名封號斗羅,手中蛇矛不斷圈出一團團光芒,盡可能以柔力來抵御那強烈的沖擊。
  轟----
  巨大的轟鳴從蛇矛斗羅身后響起。慘嘶聲令蛇矛斗羅佘龍心頭一顫,手中力量地控制頓時送了一分。巨力撞擊而下,他帶著那充滿金色地流星飛后退,一連退出十余步勉強站穩。為了擋住那強烈的沖力,難免力量用地大了些。
  金光停滯,千仞雪哇的一聲,一口鮮血噴在了蛇矛斗羅胸前。在暈倒前的瞬間,她還忍不住回看向唐三的方向。盡管眼前已經一片朦朧,但眼神中卻依舊充滿了不甘。這軟倒在蛇矛斗羅懷中,暈了過去。
  另一邊的刺豚斗羅可就沒那么幸運了,他的實力雖然比獨孤博要強上一些,武魂也是克制獨孤博的。但是,楊無敵的武魂卻恰好克制了他的武魂。盡管楊無敵只是一名魂斗羅,但是,他的攻擊力卻絕對是封號斗羅級別的。
  同時面對兩人強的攻擊,刺豚斗羅的下場可想而知,他那膨脹的身體再次破開,這一次,獨孤博趁機而入,強烈的碧光直接用第九魂技的恐怖腐蝕力腐蝕掉了刺豚斗羅武魂真身狀態下一半的身體。
  獨孤博與楊無敵同時噴血,但刺豚斗羅卻像是破麻袋一半恢復本體重摔在蛇矛斗羅身邊。渾身浴血,生死不知。他們先前那全力碰撞所產生的魂力外放令周圍上百名魂師至少有一半喪生在他們的頂級魂技波及之中。
  獨孤博與楊無敵不敢停頓,兩人強忍身體的傷勢,飛來到唐三兩側。一左一右守護在他身邊。
  小舞從天而降,再次撲入唐三懷中,來自靈魂地共鳴令兩人的身體同時顫抖了一下。
  這一次,小舞沒有開口,只是直視著唐三,送上自己的紅唇。在唐三唇上輕輕碰觸。下一刻,她的身體已經軟軟的倒在唐三懷抱之中,靈魂重化為一道粉紅色光彩融入唐三體內。
  感受著小舞那因為失去靈魂而變軟的身體,唐三心中涌起一股強烈地悲意。如果不是武魂殿,小舞又怎么會受那么多苦?
  蛇矛斗羅一只手摟著千仞雪,怒喝一聲,“殺了他們。”還活著的幾十名武魂殿魂師都是級別相對較高的,在他的一聲令下中,武魂釋放。從四面八方朝著唐三三人圍了上來。
  此時,唐三等人已經都是強弩之末,尤其是唐三自己。已經完全失去了戰斗羅。
  正在這危機關頭,突然,三道身影從天而降,成三角形落在唐三三人周圍,正好將三人圍攏在內。
  “日----月----生----輝---黃----金----轉----。”
  三道強烈的金光同時從三個人身上沖天而起,金光彌漫,瞬間以三人為頂點,構筑成了一個金色的三角。三角內部,是一個金色光圈。周圍全部是各種復雜的紋路。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以弗蘭德為,加上大師和柳二龍組成的黃金鐵三角。
  此時地弗蘭德三人,全身都彌漫上了一層閃亮的金色。弗蘭德與柳二龍緩緩閉上了自己的雙眼,而大師眼中地光芒卻明顯變得明亮起來,猶如兩道利劍一般訂向前方沖來的數十魂師。
  高達百分之九十九之多的契合度令三人的武魂融合技一瞬間完成金黃色的光芒越來越耀眼,以大師三人為頂點,強烈的三角形光柱沖天而起。
  此時,武魂殿的魂師們開始朝著他們這邊起了瘋狂的攻擊。但在那金光的保護下,他們地攻擊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在黃金鐵三角施展武魂融合技的時候,護體金光會產生出類似于唐三無敵金身的效果。
  大師那充斥著死寂般冰冷的目光突然變得光彩奪目,緩緩抬起自己的右手,朝著三人形成的金色三角中央空中抬起。
  “羅三炮。”伴隨著大師那仿佛龍吟般的低吼。胖乎乎的羅三炮憑空出現,正好落在那金色三角中央的圓環花紋之中。剎那間,大師三人身上同時涌現出各自地光環。
  大師是四個,弗蘭德和柳二龍都是八個,一共二十個光環竟然從他們身上飄然而出。朝著金色光環中央的三炮飛去。
  龐大的壓迫力不只是逼迫的那些武魂殿普通魂師飛跌退。就連蛇矛斗羅也是臉色大變,他清晰的感覺到。眼前這強烈的金光已經越了自己全盛狀態時所能產生的威壓。當機立斷,另一只手抓起重創倒地的刺豚斗羅,抱著千仞雪騰身而起,利用那些普通魂師的掩護,幾個起落消失在遠方。
  大師三人一共二十個光環同時落在了羅三炮身上,之前還看上去極為可愛地羅三炮仿佛承受著巨大痛苦一般,仰天出一聲強烈地龍吟,緊接著,它那胖乎乎的身體在二十個魂環加載之下開始了劇烈地膨脹,并隨著黃金三角中釋放的光芒徐徐上升。
  羅三炮的身體以極其驚人的度成長著,從它那胖乎乎的身體上開始生出大片大片的菱形鱗片,一塊塊堅實的肌肉隆起,龐大的身體不斷擴張,兩根扭曲的角從頭頂生長而出,藍紫色的光芒不斷在身體周圍激蕩,在黃金三角的渲染下,漸漸變成了金色。
  只是幾次呼吸的時間,羅三炮的身體就已經擴展到了身長近三十米的程度,背后鱗片裂開,一對巨大的龍翼舒展開來,龍翼張開。不需要金光輔助,它也能夠漂浮在半空之中,原本流露著憨厚氣息的雙眼威棱四射,和它地身體一樣,已經完全變成了金色。
  此時的羅三炮,再不是那似豬似狗的生物。而是變成了一頭威風凜凜,顧盼生輝的金色巨龍。
  腹下四爪,全身覆蓋著厚實的龍鱗,金色龍眸內充斥著威嚴的氣息,那強大地龍威四散,令周圍的武魂殿魂師們再也不敢前撲,一個個在驚慌之中緩緩后退。
  一道道金色電光圍繞在羅三炮身體周圍,羅三炮全身光芒四射,懸浮在那里。就像一顆金色的太陽。
  唐三雖然身體虛弱,但他的精神還是極為清醒的,一邊小心翼翼的將昏迷狀態的小舞收入自己的如意百寶囊。一邊低喝一聲,“,保護雪夜大帝。大帝絕不能死。”
  在蛇矛斗羅帶著千仞雪和刺豚斗羅從另一個方向離開之時,他已經暗暗松了口氣,顯然,蛇矛斗羅有些驚慌。并沒有返身回寢宮,他怕因此而被看不透的黃金鐵三角擊殺。孰不知,黃金鐵三角這武魂融合技大地缺陷就是攻擊范圍。化身黃金圣龍的羅三炮只能在一定范圍內進行攻擊。
  接下來的戰斗毫無懸念,附加了二十個魂環變異后地羅三炮。只能用恐怖來形容,就連曾經憑借碧磷蛇皇與其戰斗過的獨孤博也是大為驚駭。他此時知道,黃金鐵三角的武魂融合技竟然已經進化到了這種程度。就算是現在頂級的封號斗羅,想要戰勝他們也絕非易事。
  自從大師與柳二龍正式確立了關系,黃金鐵三角重走到了一起,這些年以來,史萊克七怪雖然在進步,但他們也同樣在進步,就算進步的度要比史萊克七怪慢的多。但不要忘了。在他們之中,有一個以前實力低微的大師。
  經過唐三提供的九品紫芝解決了修煉上限的問題之后,大師突破三十級后地這數年時間來,魂力一直都在不斷的進步,現在也達到了四十多級的程度。也就是多了兩個魂環。而弗蘭德與柳二龍也都進化成為了魂斗羅級別的強者,相當于令他們這三位一體武魂融合技產生了質的飛躍。
  武魂融合技可怕的地方就是將施展技能的每一名魂師實力融合在一起后揮效果。也就是說,在施展一個武魂融合技的時候,參與其中的每一名魂師實力提升,都會令武魂融合技地威力提升。這也是為什么參與人數越多。武魂融合技威力就越大的重要原因。
  所以。此時的羅三炮,實力只能用恐怖來形容。這些大都不過六十級的魂師先前又收到了絕頂魂技的震蕩。此時此刻還怎么可能擋得住羅三炮的攻擊呢?幾口神圣吐息噴吐之后,留下了一地尸體,見機跑掉的,不到三分之一。
  為了控制雪夜大帝這邊的情況,之前千仞雪將禁衛都驅散了,唐三來不及和大師他們交流,在獨孤博和楊無敵的輔助下,飛地闖入寢宮之中。
  當他們站在雪夜大帝床前地時候,唐三這松了口氣,至少雪夜大帝還活著。
  這位原本統治者龐大帝國的帝皇,此時卻已是奄奄一息。床邊地侍女焦急的垂淚,要是帝王死了,她們是都要陪葬的。
  獨孤博有些粗魯的扯開侍女,他一直在為雪夜大帝療毒,對他的情況也自然熟悉,湊到近前,撥開雪夜大帝的眼皮仔細的看了看,雪夜大帝的白眼珠已經完全變成了黑色,臉上是漆黑如墨。
  獨孤博沉聲道:“毒了。不知道那個叫什么千仞雪的丫頭是不是又給他下了毒。不過他很就要不行了。多還能堅持一柱香的時間。”
  唐三和楊無敵也都是用毒的高手,兩人都在仔細觀察著現在雪夜大帝的情況,很明顯,雪夜大帝的情況極其糟糕,現在也只是吊著一口氣而已。隨時都有可能斷氣而亡。
  唐三仔細的判斷了一下,現自己身上所帶的藥物很難起到作用。雪夜大帝中毒的情況已經太深了。
  就在他思索著要以怎樣的方法來幫助雪夜大帝茍延殘喘下去,至少要將眼前的情況處理完再死時,突然聽到楊無敵輕咦一聲。
  楊無敵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枚銀針。那并不是純銀的銀針,看上去是一種特殊的金屬,上面閃爍地銀色光芒中夾雜著幾分星星點點的紫意。
  手捏銀針,略微沉吟了一下。楊無敵手腕一抖,銀針已經刺入了雪夜大帝的脈門,他的手法極為巧妙,銀針順著雪夜大帝的腕脈而入,探入到整個腕脈之中。
  唐三和獨孤博都沒有開口,他們都沒有辦法。現在只能寄希望于楊無敵了。
  三秒后,楊無敵手指輕彈,那枚銀針已經從雪夜大帝的腕脈中跳了出來,當銀針落在他手上時,唐三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在那修長地銀針之上,竟然有這不同的七種顏色。
  “竟然是七種毒物形成的混毒。難怪老怪物業無法解除了。楊無敵長老。您認識這種毒么?只要能找出它的配方,我們就有機會救活雪夜大帝。”
  楊無敵的臉色看上去有些怪異,捏著銀針的手甚至在微微的顫抖。看向唐三,簡短的說道:“我們要帶他回去。這毒我能解。但需要時間。”
  唐三大喜,目光看向獨孤博,“老怪物。你以毒攻毒能夠讓他活多久?”
  獨孤博沉吟道:“十二個時辰絕無問題。但是,如果這次再救不活他,他就必死無疑,神仙難救了。”
  唐三毫不猶豫的道:“動手。”
  獨孤博點了點頭,用指甲劃破自己地手指,在一層綠光的逼迫下,一滴宛如墨汁般的毒液緩緩從他指尖處涌出。
  他沒有直接將那毒液給雪夜大帝服下,而是空著地另一只手開始飛的在雪夜大帝身上拍擊起來。
  唐三沒有去追問楊無敵的異象,只是向他點了點頭。“楊長老,雪夜大帝就交給你和老怪物了。”此時,他體內的凈化效果終于消失了。雖然體內依舊是一片空虛,但走路還是可以的。
  黃金鐵三角此時已經收了武魂融合技,守衛在寢宮門口。唐三來到他們身邊,“弗蘭德院長,現在外面什么情況?學院那邊怎么樣?”
  他沒有去問大師,而是問的弗蘭德,這是對弗蘭德的尊重。畢竟弗蘭德是黃金鐵三角的老大。
  弗蘭德沉聲道:“我們是趁亂進來的。看到你地求救信號,我們就知道出事了。先穩住了學院內那些天斗帝國皇室的魂師。但我們的人也必須都留在那里。然后我們繞開了大批守在學院附近的敵人。趕了過來。抵達的時候,正好看到大批的魂師在攻擊皇宮。被皇宮禁衛阻擋在外。那些人里面,似乎有力之一族的人。我們也就是趁著他們所制造的混亂沖了過來。不過,我們進來之前,已經看到那邊有皇宮內的魂師過去支援了。”
  唐三眼神微動,簡單地思索了一下后,道:“我們必須要趕離開這里。在雪夜大帝沒有恢復之前,我們還是沒有任何機會的。那些攻擊皇室的魂師應該是來自于我們唐門。這也是千仞雪算漏的地方。只是沒想到皇室的防御這么嚴密。如果不是你們及時趕來。恐怕我們這邊的情況就不妙了。千仞雪就是雪清河。就是剛那名女,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一直化裝成雪清河的樣,她還是武魂殿上任教皇的女兒。”
  簡單的幾句話,唐三已經將這邊地情況解釋清楚了。
  大師道:“先回學院,只有得到雪夜大帝地支持,我們能起反攻。皇宮防御嚴密,我們要趕走,不然你們唐門的損失就要大了。”
  正說話間,一道白色身影以極地度這邊飛了過來。唐三看到那身影趕忙示意身邊的柳二龍出信號。一團火焰吸引了那白色身影的注意,飄身而落。正是敏之一族族長白鶴。
  白鶴看到唐三平安無事頓時松了口氣,“宗主,你沒事吧?這是怎么回事?”
  唐三看到白鶴也是心中大喜,趕忙道:“舅公,您先別問我怎么回事。麻煩您立刻傳信給本門弟,撤退,不要回宗門,直接去史萊克學院。我們馬上就去與你們匯合。”
  白鶴看得出唐三眼中的焦急,向大師等人微微頷后騰空而起,如同煙云一般消失不見。看的大師三人不禁暗暗乍舌。
  柳二龍贊嘆道:“好的度,同樣能飛,我們和他相比實在要差得遠了。”
  大師道:“他應該還沒有真正展現出自己的度。如果我沒猜錯,這位就是敏之一族的族長吧。據說,如果他全力飛行的話,能夠在三天之內穿越整片大6。乃是當今天下度第一的魂師,無人能比。”
  通過大師的解釋,弗蘭德和柳二龍明白白鶴的度有多么恐怖。
  “小怪物,我這邊好了。怎么辦?”
  唐三扭頭看時,只見獨孤博背著雪夜大帝和楊無敵已經走了過來。沒有半分猶豫,唐三沉聲道:“立刻突圍。回學院。弗蘭德院長,老師,要麻煩你們了。”
  一行六人出了寢宮,在獨孤博的帶領下朝著一個方向沖了過去。沒等黃金鐵三角揮,楊無敵就率先沖在了前面,楊無敵和唐三居中,黃金鐵三角斷后。獨孤博不但要背負雪夜大帝,還要輔助唐三前進。雖然他魂力消耗不少,但度卻并未減慢。
  出了寢宮不遠,他們就遇到了皇室禁衛軍,在這種時候,重要的是時間。而楊無敵的破魂槍沖在前面當作沖擊的鋒銳再適合不過,破魂槍所到之處,所向披靡,六人幾乎度絲毫不減的向外沖去。
  此時,整個皇宮都已經亂了起來,之前唐三與千仞雪在空中那一戰驚動了整座皇宮,再加上外面的進攻,無疑令皇宮內院的禁衛軍一時間完全忙亂起來。其中受到注意的,無疑就是唐門那動攻擊的千余魂師,他們吸引了大量的禁衛軍。
  唐三六人中,現在只有唐三沒什么戰斗實力,剩余的五人中就算大師也有四十多級。再加上三名魂斗羅,一名封號斗羅的存在,又豈是禁衛軍能夠阻擋住的?度極的殺出重圍,出了皇宮絕塵而去。
  蛇矛斗羅顧不上去救治奄奄一息的刺豚斗羅,雙手抵在千仞雪背后,幫她療傷。
  千仞雪的武魂畢竟強悍,時間不長,已經緩緩清醒過來,對于別人來說是凈化的天使武魂力,對于她自己來說有著極強的治療作用。但此時她清醒后,卻顧不得立刻為自己療傷,而是強行站起身,看向蛇矛斗羅,急切的問道:“雪夜大帝呢?”
  聽千仞雪這么一問,蛇矛斗羅也清醒過來,頓時臉色一變。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www.fqxsw.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