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1-12)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1-12)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1-12)     

斗羅大陸206 瀚海大斗魂場

要是平時,馬紅俊肯定興奮的不得了。但白沉香一貼上來,他立刻就感覺到不對了,想要后退,卻現白沉香的身體如影隨形一般始終貼在他身前,比實力,白沉香當然遠不是他對手,但是,比度,在場眾人中卻沒幾個能越她的。
  馬紅俊的身體已經完全僵硬了,他清晰的感覺到,一柄極為鋒利的匕已經刺入自己衣襟之內,緊貼在自己大腿內側。冰涼的刀刃刺激的他大腿根一陣痙攣。絲毫不敢亂動。
  白沉香面帶微笑的抬頭看著胖,她的動作只有馬紅俊能感覺到,但卻用身體擋住了手,史萊克七怪其他人是看不到的。壓低聲音,左手狠狠的在胖腰間掐了一下,“再敢耍流氓,老娘一刀閹了你。”
  馬紅俊怎么也想不到白沉香居然也有這暴力的一面,除了雙腿痙攣,此時他還說得出什么呢?
  要是敵人的話,他有多種辦法可以逃脫,但無疑是要使用鳳凰火焰的,白沉香不是敵人,如果他使用鳳凰火焰,直接就會傷害到她。而且,他也不能保證自己胯間那利刃不會順便帶走點什么東西。
  “香香,我錯了,我以后不敢了。”馬紅俊已經要哭出來了。這什么事啊!原本借機調戲人家,卻被人家給**裸的威脅了。
  冰涼的感覺消失,白沉香見好就收,不再緊貼著馬紅俊的身體,抬手在他凸起的肚上拍了兩下,柔聲道:“胖,你不舍的打我對不對?不舍得用鳳凰火焰燒我吧?”
  馬紅俊下意識的點著頭。
  白沉香依舊一臉柔美的笑容,“那么,以我的度。想要切你一刀應該還不太難。你要是覺得能比我,那你就來我房間好了。”她說話地聲音壓的很低,只有胖一個人能聽到。說完這些,白沉香這轉過身,向眾人打聲招呼回房去也。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馬紅俊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恨的牙癢癢,可卻偏偏拿人家小姑娘沒有任何辦法。
  “天意。天意啊!”胖仰天長嘆。
  奧斯卡猥瑣地笑道:“你怎么不追上去?”
  馬紅俊現在腿還有點哆嗦。沒好氣地道:“追個屁啊!老可不想做剩蛋老人。”
  后地結果還是又開了一間房。中午休息了一會兒。唐三就叫上奧斯卡一起出去了。直到傍晚回來。
  吃過晚飯。眾人聚集在一起。
  戴沐白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我中午睡地有點多。”
  奧斯卡不懷好意的看著面帶紅暈地朱竹清,嘿嘿笑道:“忍了這么多天了,大家都是男人嘛,能理解,能理解。”
  朱竹清沒好氣的道:“死小奧,你就嘴賤吧。你等著,以后你和榮榮結婚的時候。我拉著她聊一晚上。看你怎么辦。”
  奧斯卡猥瑣的一笑,道:“沒問題啊!只要戴老大不反對,我樂得雙飛。”
  四只粉拳同時揮了上來,寧榮榮和朱竹清幾乎是異口同聲的道:“雙飛你一臉。”
  白沉香低聲向胖問道:“我一直不明白。你們說這一臉是什么意思?”
  胖經過中午的事,對白沉香多了幾分畏懼,老老實實的回答道:“就相當于是打你一臉花。反正不是什么好話。”
  奧斯卡一邊抵擋著二女的攻擊,還不忘記向白沉香道:“這你就不懂了吧。我們都是一臉教地成員。這是必須要說的習慣用語。”
  白沉香眨了眨大眼睛,道:“那我現在是不是應該對你說,習慣你一臉?”
  “呃……”奧斯卡呆滯中,頓時沒抵擋住,被寧榮榮和朱竹清打的跌退。一臉苦笑的道:“完了,完了。香香也學壞了。”
  寧榮榮沒好氣地道:“還不是你們幾個壞人教的。人家香香這只是自保。”
  唐三微笑道:“好了。不鬧了,說正事吧。”
  眾人不再笑鬧。靜了下來。唐三道:“我和小奧出去轉了一圈。買了些出海必備的東西。順便租了條船。我們已經吩咐船主準備出海了。船主說需要一天時間準備。后天一早,我們出海。有件事我要問問大家。你們誰會游泳?”
  聽唐三這么一問,眾人不禁都愣了。一個個面面相覷,卻誰也說不出話來。
  唐三也愣了,苦笑道:“大家都不會么?”
  戴沐白咳嗽一聲,道:“恐怕是都不會吧。我們都是旱鴨。不過,有小奧的飛行蘑菇腸,這應該不算什么問題吧。”
  唐三搖了搖頭,道:“不,這很成問題。小奧的飛行蘑菇腸只能讓我們短距離飛行。大海浩瀚無邊,又豈是能隨便飛出來的。而且,老師說過,在大海之中也是有魂獸存在的。就算我們能飛,沒有著6的地方,遇到海中魂獸襲擊,又怎么對付?看來,進入海神島之前,我們就先要面對游泳這問題了。”
  寧榮榮道:“就算是現學也來不及了啊!”
  唐三想了想,道:“我看,有必要買一個適合在海中使用的魂導器,譬如能夠轉化為船只地那種。再加上小奧地飛行蘑菇腸,我們自保應該就足夠了。”
  戴沐白道:“也只能是如此了。這座瀚海城規模不小,應該有拍賣場之類的地方。我們待會兒去看看。”
  唐三道:“那就走吧。早準備總比晚了好。”
  說到就做,眾人集體行動,在旅店中詢問了一下,果然,瀚海城內也是有拍賣場存在地。還有一個史萊克七怪極為熟悉的場所,大斗魂場。得知這個消息后,眾人商量了一下,對晚上地安排作出了一些改變。
  大師曾經說過,海魂師的戰斗方式與普通魂師有很大區別。如果能夠先在這瀚海城的大斗魂場內會會海魂師。對于他們登上海神島顯然是有著莫大的好處。因此,他們就決定先前往瀚海大斗魂場去看看。
  當然,他們是不可能全部出手的,那樣很容易引人注意,驚動武魂殿。畢竟。像唐三這種魂環配置,在當今魂師界可以說是獨一無二地。就算是在大斗魂場出手,也必須要有所掩飾。而那拍賣場與大斗魂場是一家,觀察完海魂師的情況也可以順便購買需要的魂導器。
  瀚海大斗魂場的規模在史萊克七怪眼中只能算是中等,但熱鬧程度卻不遜色于他們見過的任何一座斗魂場。距離比賽開始尚有一段時間,入內地民眾就已是人山人海。上座率極高。唐三他們還是花了大價錢買了一個貴賓包房的票。這能夠擠入其中。
  等到眾人在包房中坐定后,立刻就被瀚海大斗魂場內的情景吸引了。
  “果然是與眾不同啊!”唐三看著貴賓室單面透光玻璃外的斗魂場地,不由得有些吃驚。
  他們選擇的是二對二斗魂場地的貴賓室進行觀戰。之所以選在這里,是因為在他們買票地時候,也就只有這里的票還有的賣。而在這群戰的斗魂場內,卻并不像他們以往見到過的大斗魂場那樣是一個巨大的擂臺。而是一個巨大的水池。
  水池的直徑足有百米。澄藍地池水宛如一塊巨大的藍寶石般不起漣漪。場內已經坐滿了觀眾,雖然貴賓室隔音效果很好,但單是看著場內觀眾們的動靜也能清晰的感覺到氣氛熱烈地程度。
  朱竹清拿起貴賓室內的提示牌。念到:“斗魂池為圓形,直徑一百零八米,深十米。參戰魂師脫離斗魂池垂直范圍判負。主動認輸或失去戰斗能力判負。”
  唐三向身邊的馬紅俊道:“胖,你和香香下去報名。記得帶上面具。參加二對二斗魂比賽。”“沒問題。”胖大為興奮,向唐三比了比大拇指,一臉的興奮。在白沉香面前表現的機會他可不會放過。
  白沉香有些疑惑的看向唐三,見唐三向她點點頭,也就沒有多說什么,跟著馬紅俊一起去了。
  寧榮榮忍不住問道:“三哥,你怎么讓胖去了?這家伙一副顯擺的樣……”
  唐三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道:“讓他顯擺就是了。胖五十九級,香香四十多級。他們參加的自然是五十級那一檔地二對二魂師比賽。以胖地實力。在五十級一檔的魂師中絕對是出類拔萃地。沉香雖然只能起到騷擾作用。但胖一個人應該也能應付的了了。重要地是,他們都能飛行。不會因為戰場是水池吃太大虧。通過實戰,再讓他給我們說說對海魂師的感覺。這樣效果會比較好。同時,我們史萊克七怪只是出現一個,應該不會引人矚目,配上香香這并不屬于我們七怪中的成員,武魂殿也不會想到是我們來了瀚海城。”
  聽了唐三的解釋,寧榮榮噗哧一笑,“三哥,你的心思還是那么縝密。”
  唐三笑道:“榮榮,我可以理解為你是在夸我么?”
  寧榮榮嘻嘻一笑,道:“當然了,我三哥是棒的。”一旁的奧斯卡有些吃醋的道:“小三,不帶這樣的。不許向我家榮榮放電。”
  唐三哈哈一笑,“我電你一臉。你就這么不信任榮榮啊!”
  奧斯卡悲憤的道:“可惡的一臉教啊!”
  比賽報名時間很到了,之后是抽簽儀式。除非有特別突出的參賽者會被直接安排比賽以外,一般的參賽者都是通過抽簽決定對手的。出乎意料的是,馬紅俊和白沉香的組合竟然被抽在了第一組出場。
  主持人的聲音通過特殊的渠道傳入貴賓室內,“二對二斗魂,第一場。由鳳香組合對海魄兄弟。下面,讓我們簡單介紹一下對陣雙方。大家都知道,海魄兄弟已經獲得了四連勝的佳績,只要再勝一場,就可以獲得五連勝的附加積分。作為魂王級別的強者,他們馬上就要進階金斗魂了。連勝積分對他們地重要性可想而知。因此。我斷定這場比賽,同為五十八級的海魄兄弟必定會全力以赴。”
  “再讓我們看看他們的對手,鳳香組合。組合的兩人一個叫鳳,一個叫香。是第一次來我們瀚海大斗魂場參加斗魂比賽。鳳是一名五十九級魂師,香只有四十五級。坦白說。我有些不看好這對組合。在強大的海魄兄弟面前他們想要爭勝可要努力了。好地。廢話不多說。二對二斗魂,第一場,有請雙方參賽者入場。”
  在主持人帶有強烈煽情氣氛的話語刺激下,全場觀眾的情緒已經被充分調動起來。在斗魂比賽中,一對一和群戰,都要比二對二吸引人。而今天這里能夠座無虛席。大多數倒是為了來看那海魄兄弟的。
  組委會的抽簽顯然是有意將海魄兄弟排在了前面出場,至于鳳香組合,到是真正通過抽簽選中的。當然,參加二對二地五十級一檔魂師,一共也就只有他們這兩對而已。高等級魂師,是很少出現在大斗魂場的。何況是如此偏遠的瀚海城了。
  貴賓室左手邊,一龐大,一嬌小。兩個身影同時出現在通道的出口處。兩人臉上都帶了一個斗魂場所使用的制式面具。看到他們出場,貴賓室內的眾人不禁都笑了。單從體型上,他們也看得出這兩人正式馬紅俊和白沉香。
  “還鳳香組合。胖倒是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啊!他那鳳,可是勾欄鳳凰。”奧斯卡笑著說道。
  寧榮榮打了他手臂一下。“你說話可要注意點。尤其是當著香香的面,可別把胖以前的事說漏了。不然地話,胖要和你拼命了。奧斯卡笑道:“放心吧,只要他自己不說漏嘴,我們是不會揭露他的。雖然我天天損他,但他是我兄弟。”簡單的一句他是我兄弟,已經充分說明了史萊克七怪間的感情。
  場地中,馬紅俊大踏步地走了出來,伸展開雙手。朝著周圍的觀眾臺用力的揮了揮。作為史萊克七怪中的一員。什么大場面他沒見過。眼前觀眾雖多,又算得了什么。胖顯得神態自若。自信十足。
  白沉香就沒他那么冷靜了,小姑娘明顯有些緊張。緊跟在馬紅俊身后。觀眾震耳欲聾的呼喊聲令她腦海中一片空白。掌心中已經布滿了汗水。她還清晰的記得,在休息區時,那些準備參賽的魂師們聽說他們的對手是海魄兄弟,臉上流露出憐憫的光芒。顯然,他們地對手十分強大。這是她第一次參加斗魂,就遇到了強大地對手。她又怎能不緊張呢?
  馬紅俊大刺刺的走到水池旁停了下來,白沉香因為緊張,險些撞在他身上,馬紅俊回過身,很自然地拉著白沉香的手僵她帶到自己身邊,低聲道:“別怕,一切有我呢。”
  如果是平時,白沉香肯定會立刻從他手掌中掙脫出來,可在眼前地環境下,被馬紅俊握著自己的手,她心中的驚慌、緊張都舒緩了許多。下意識的任由他那么握著。
  正在這時,大的歡呼聲驟然響起,聲浪一陣蓋過一陣,就在馬紅俊和白沉香對面,水池的另一邊,走出兩個人。
  那是兩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沒有像馬紅俊他們這樣帶著面具,兩人的相貌一模一樣,身材魁梧,在脖右側,有著一個宛如魚鰓狀的藍色刺青。
  看到這兩個人出場,貴賓室中的唐三不禁皺了皺眉,“胖恐怕遇到對手了。這兩名魂師,恐怕不太好對付啊!”
  戴沐白靠在貴賓室柔軟的沙中,吃著朱竹清送到嘴邊的水果,道:“不會吧。以胖的實力和武魂,一對二還打不過同級別魂師?別忘了,他還有個魂骨的增幅呢。鳳凰武魂威力也相當可觀。”
  唐三道:“按照正常情況來看,胖對付兩名同等級魂師應該毫無問題。但這里的戰斗環境卻不一樣。要在水池中戰斗,對手肯定是海魂師。自然就占了便宜。而且,這個海魄兄弟是雙胞胎。配合起來必定極為默契,老師曾經說過。雙胞胎,是容易擁有你和竹清那種技能的。”
  聽唐三這么一說。戴沐白忍不住坐直了身體,目光中也多了幾分凝重,“你是說……”
  唐三點了點頭,道:“希望胖不要吃虧太大吧。”
  馬紅俊自然聽不到唐三的分析,此時他可是信心十足。一心想要在心上人面前出出風頭。根本就沒把對手二人看在眼中。抬起右手指向對方,在調轉手指,用食指朝對方勾了勾,做出一個極為挑釁的動作。
  他這動作一出,頓時令全場觀眾***起來。一時間,叫罵聲響成一片。自然是在罵胖的不自量力。
  海魄兄弟并沒有因為馬紅俊的挑釁而做出反應,只是原本淡定地目光變得冰冷起來。這兩兄弟哥哥叫海白,弟弟叫海鬼,名字喝起來正好是一個魄字。
  主持人用震驚的聲音道:“啊,我們看到了什么。鳳香組合竟然向海魄兄弟起了挑釁。看來,我真的要為他們祈禱了。雙方可以釋放你們的武魂了。倒計時五個數。五,四,三。二,一,斗魂開始。”
  在主持人倒計時的同時,雙方都釋放出了自己地武魂。馬紅俊捏了捏白沉香的小手。白沉香會意的釋放出了自己的尖尾雨燕武魂,在兩黃兩紫的魂環掩映下騰空而起,幾乎只是眨眼的工夫,就已經飛升到了池水上空。背后一對翅膀輕輕拍打,度之,令對方地兩兄弟眼中一片凜然之色。而就在這時候,馬紅俊也釋放出了他的鳳凰武魂。熾熱的鳳凰火焰騰空而起,金紅色的光芒渲染著他身體周圍的空氣,灼熱的氣息。奪目的光彩。頓時令觀眾臺上一靜。
  但是,觀眾們也只是安靜了一瞬間。下一刻,觀眾席上已經化為了一片哄笑的海洋。在瀚海大斗魂場參加斗魂。竟然是火屬性地武魂?這不是自尋死路么?
  而對面的海魄兄弟也同時釋放出了武魂,他們自然不像觀眾那么無知,馬紅俊身上兩黃、兩紫、一黑,五個佳配比的魂環一出,他們頓時知道,今天的對手絕非一般。
  這兩兄弟地魂環顏色是相同的,都是兩黃三紫,也算是相當不錯的魂環配置了。他們的武魂也是一模一樣。在釋放的剎那,兩人身上都多了一層宛如水波般的藍色光暈,緊接著,他們脖上的刺青竟然活了,真的化為了一個巨大的鰓。整個人地身體都變得肥大起來,雙腿并攏,形成一個巨大地尾鰭,全身皮膚都變成了黝黑色。兩兄弟同時躍起,噗通一聲,是的,只有一聲,就同時沒入了那巨大地斗魂池之中。入水時沒有濺起半點水花。
  奇異的是,他們入水之后,整個斗魂池地水面卻依舊平靜。
  馬紅俊在兩人躍入池水的同時也已騰空而起。在這里斗魂是必須進入斗魂池范圍的。在他騰空的同時,身上第三魂環驟然亮起,巨大的鳳凰羽翼猛然從背后伸展開來,支撐著他的身體漂浮在池水上空。
  要知道,隨著魂力的提升,胖的鳳凰羽翼也變得比以前加絢麗了,每一只翅膀長度都達到三米,雖然是由火焰凝聚而成的,但羽翼上不只有火焰,是有著一片片暗紅色的羽毛。火焰實體化。
  不論胖之前表現的如何,至少他現在所展現出的武魂極為絢麗,熟悉斗魂的觀眾們立刻興趣大起。兩個飛行魂師對兩名海魂師。究竟誰能獲勝呢?不,應該說是這兩名飛行魂師能夠給海魄兄弟帶來多大麻煩呢?直到現在,這些普通觀眾也沒有人認為馬紅俊和白沉香能夠獲得這場斗魂的勝利。
  馬紅俊剛一飛入水池上方,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就開始動了攻擊,在鳳翼天翔的作用下,漂浮在半空中的他深吸口氣,緊接著,一股濃烈的金紅色火焰已經從他口中噴吐而出,目標就是腳下的池水。
  令人吃驚的一幕生了,只聽噗的一聲輕響,原本平靜的池面再不能保持平靜。大股地蒸汽升騰而起,那道鳳凰火焰竟然直入池水之中。
  觀眾們目瞪口呆的看到,火焰入水后并沒有熄滅,在那澄靜的池水中,就那么多了一道火柱。火柱兩旁的池水。不斷的翻涌,帶起大量地白色水汽升入空中。
  貴賓室內觀戰的戴沐白已經站了起來,吃驚的道:“這死胖要干什么?”
  唐三眉頭微皺,但很就舒展開來,嘴角處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聰明。”
  大片的水汽升騰而起。但只要一接近馬紅俊的身體,立刻就消失了,胖那道鳳凰火線只是保持在水下,并沒有增強,也沒有減弱。
  主持人地驚呼聲又出現了,“哇,這位火系魂師在干什么?天啊,他的火焰怎么是不怕水的?難道。他要將整個斗魂池中的水都蒸掉么?”
  胖怪異的行動自然也引起了海魄兄弟的注意。他們身在水中,感受是明顯的。馬紅俊的鳳凰火焰注入水中,但他們很清楚,只憑這樣地魂技就想要蒸這里的全部池水。那是決不可能的。要知道,這可是直徑一百多米,深達十米的水池,那是多少水啊!為了維持這樣地斗魂池,瀚海大斗魂場可是耗費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完成的。
  但是,他們也同時現,自從馬紅俊的鳳凰火焰注入水中之后,原本清涼的池水開始生變化了。水溫竟然開始緩慢的上升。雖然上升的度很慢。但身為海魂師,他們依舊敏感的現了其中的變化。
  兩兄弟不禁大為吃驚。這究竟是什么火焰。能夠令這么大一池水溫度緩慢升高,那它本身地溫度會達到怎樣恐怖地程度?不能再等下去了。
  海白、海鬼兩兄弟幾乎同時向馬紅俊起了攻擊。兩道清晰可見的水流從馬紅俊身體兩側騰起。化為兩條巨大地水龍,同時朝著他身體撞擊而來。
  馬紅俊冷哼一聲。“雕蟲小技。”他等的就是對方地攻擊。
  使用鳳翼天翔增幅下的鳳凰火線令水溫升高,是他故意為之的。其實,他這么做對自身魂力消耗相當之大。而他也根本就不可能讓這一池水升溫到什么恐怖的程度。這么多水,又那是那么容易煮沸的。他就是要吸引兩名海魂師向自己動攻擊。鳳翼天翔對魂力消耗很大,尤其是保持飛行狀態的情況下。如果不能戰決,此戰必敗。而對手既然在驚慌中向他動攻擊,那么,獲勝的機會就來了。
  巨大的鳳凰雙翼驟然收斂在身邊,再猛地拍出,迎上了那兩條撲來的水龍,頓時,空中暴起兩團巨大的水霧騰空而起,兩條水龍在鳳凰火焰下直接汽化。胖那一直注入在池底的鳳凰火線同時甩出,宛如鞭一般從水下抽向海魂兄弟中的哥哥海白。
  鳳凰火焰的屬性實在太恐怖了,所過之處,池水全部***翻滾,雖然這只是斗魂池中很小一部份。但那帶起的蒸汽白煙卻有著極為恢宏的氣勢。
  鳳凰火線尚未到,海白已經感覺到周圍的池水驟然變熱,尾部一甩,驟然遠遁。他在水下那不亞于箭矢的度著實令馬紅俊吃了一驚。這一記鳳凰火線頓時失去了攻擊目標。
  海鬼遁到兄長身邊,這對孿生兄弟心意相通,兩人身上的第三魂環同時亮了起來。
  閃亮的紫光渲染著他們身體周圍的池水,剎那間,整個斗魂池的水面頓時劇烈的波動起來。
  海魄兄弟的武魂乃是海豹,他們這第三魂技名為驚濤駭浪。作為海魂師,他們在6地上的戰斗能力很差。可在水中,戰斗能力就相當恐怖了。
  在他們的魂技作用下,整個斗魂池宛如翻騰一般不斷涌動,層層水浪漸漸升高,一會兒的工夫,竟然就攀升到了近十米的高度,直奔馬紅俊的方向撲來。為可怕的是,這水浪是一浪高過一浪。水浪上也附帶著淡淡的紫光。
  馬紅俊其實完全可以憑借自己的飛行能力升高身體,躲開這些水浪。他也看得出,在對方兩人魂技注入下,這絕不是普通的水。但當著空中白沉香的面,胖有意賣弄,自然不能就這么閃開了。
  鳳凰雙翼展開,一聲嘹亮的鳳鳴聲從胖口中出,只見他身形一展,就那么貼在池水上方,迎著大片的水浪沖了過去。在飛起的同時,胖的第二魂技浴火鳳凰也已釋放。
  鳳凰雙翼加上馬紅俊的身體,寬度達到了恐怖的七米。雙方直接進行了硬碰硬的接觸。
  哧----,刺耳的聲音傳遍全場。觀眾們此時都已經屏住呼吸,瞪大了雙眼,注視著場中的情景。究竟是馬紅俊的鳳凰火焰被那一浪接一浪的驚濤駭浪技能撲滅,還是他能夠憑借強勢的鳳凰火焰突圍而出?有了胖之前的表現,眼前的碰撞已經在觀眾們心中畫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貴賓室內,唐三、戴沐白、奧斯卡三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出了兩個字:“笨蛋。”
  終于,結局出現了。澎湃的金紅色火焰沖天而起,水浪終究無法掩蓋鳳凰的火焰。馬紅俊的身體雖然肥大,但在鳳凰火焰的掩映之下,此時的他大有君臨天下的氣勢。
  驚濤駭浪平靜了。海魄兄弟的身體在水中一陣顫抖,馬紅俊穿越水浪,令他們身體周圍的水溫急遽上升,而且在氣機的牽引之下,他們體內都被注入了一股火勁。說不出的難受。
  二對一,對方的另一名魂師在高空中還沒有出手,就吃了這么大虧。在同等級魂師對抗下,海魄兄弟還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情景。
  兄弟二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內心的憤怒。身上的第五魂環隨之亮起。
  而身在半空之中,帶著炫麗尾焰沖天而起的胖也是暗暗叫苦。先前的碰撞他雖然勝了,但也并不好受。
  驚濤駭浪強大的沖擊力令他體內一陣氣血翻涌。那畢竟是兩名與他同等級魂師動的魂技。雖然他的火鳳凰武魂品質上遠對手。但同時承受兩人的攻擊也不好受。鳳凰火焰雖然能夠入水不滅。但水火相克是不會改變的。胖又為了故意耍酷,把雙翼完全展開,大程度的承受了水浪沖擊,魂力消耗可想而知。這也是為什么貴賓室內的三人會罵他笨蛋的原因了。
  胖現在的實力還不能完全適應空中戰斗,鳳翼天翔對魂力消耗的本來就大,他還進一步的消耗自己。表面看上去是優勢,其實現在的他已經處于劣勢了。一旦魂力消耗到一定程度,都不需要落入水池,只要他的魂力不能靈動的支持鳳凰雙翼,那么,這場斗魂也就結束了。
  海魄兄弟顯然沒有給馬紅俊喘息的想法,雖然體內被火勁入侵,但此時卻似乎已經自行消散了,兩人強的第五魂環卻已經完全閃亮,斗魂池內的清水加劇烈的波動起來,伴隨著紫色光環的渲染,一道道化為紫色的水箭沖天而起。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