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1-13)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1-13)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1-13)     

斗羅大陸215 供奉海神的海神島

吉祥點了點頭,道:“我出生在海神島,在那里一直生活到十歲。我的父母都是海神島上的人。只是他們也不明白為什么我會是先天零魂力。在海神島上生活的人,到十八歲的時候都必須要經過考驗,通過考驗的能留下來侍奉海神大人,不能通過考驗的就要被送走。我先天零魂力,根本沒有通過考驗的可能。所以,去年父母就將我送到了這里,拜托紫珍珠團長照顧我。因為我不能修煉武魂,從小和島上的叔叔、阿姨們學了一些醫術,來到這里后,就成為了這里的專職醫生。同樣被送來的還有我表哥。他的情況也和我差不多。”
  唐三怎么也沒想到,自己收個弟居然還是從海神島而來的。但無論如何這對于他們來說都是一個好消息。經過了深海魔鯨事件后,不論是唐三還是史萊克七怪的其他人,對于大海都產生了一種戒懼的感覺,海神島又有著那樣的威名,如果能夠事先對海神島上的情況了解一番,無疑對他們登6海神島有著很大的好處。
  見眾人都饒有興致的看著自己,沒等唐三問,吉祥已經主動說道:“老師,各位師伯、師叔。海神島是一個很特殊的地方。不知道你們要去海神島干什么?”
  唐三道:“我們前往海神島是為了歷練。聽長輩們說,海神島是一個神奇而充滿著危險的地方。有許多強大的海魂師和海魂獸存在。你應該看得出,在同齡人中。我們地魂力是比較高的。到了現在的程度后,想要再保持提升實力已經很難。我的老師仔細研究過許多魂師修煉地方法。現魂師在巨大的壓力甚至是生死存亡的時刻,容易提升自身實力,激潛力。突破極限。因此,我們此次來,就是為了要到海神島上去歷練,以突破自我。”
  吉祥看看唐三,再看看其他人,心中暗道,老師啊,你們的魂力不是比較高。應該是高的恐怖對。
  雖然他還沒有看到史萊克七怪其他人的實力,但能和唐三走在一起,想必也絕不會差。
  “老師,如果你們是為了歷練而前往海神島的話。我勸你們,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吧。”吉祥懇切的說道,臉上神色甚至帶著幾分急切。
  唐三不動聲色地問道:“為什么?”
  吉祥道:“因為。外人到了那里只有兩種可能,要么,被拒之門外,要么就是進入之后再也別想離開。”
  唐三默默點頭,道:“這情況我也聽說過,你能不能仔細說說海神島這規定的由來?”
  吉祥道:“海神島可以說是一個特殊的魂師世界,也可以說是海魂師的世界。海魂師和6地魂師不同,只有在大海地世界里,他們的實力能大程度揮出來。可以說,大海就是他們的領域。在這里。同等級地6地魂師幾乎沒可能與海魂師進行抗衡。就像6地魂師都信仰武魂殿一樣,海魂師也有自己的信仰。海魂師的信仰并非是一個教派。***而是神。海神。”
  吉祥的話勾起了眾人的興趣,誰也沒有打斷他。仔細的聽著他講述。
  “每一名海魂師都認為,海神是確實存在的。掌管大海中的一切,是海魂師的祖先。正是在海神的庇佑下,海魂師能擁有強大地能力,掌控來源于大海地力量。或許,對于6地魂師來說,武魂殿并不一定算是信仰。可是,在海魂師心中,海神就是他們唯一的,也是絕對地信仰。決沒有任何一位海魂師敢于褻瀆海神。”
  “而海神島就是海魂師的圣地,也就是供奉海神地地方。歷代大供奉作為海神的使者,帶領強大的海魂師在海神島上貢奉海神大人。任何魂師到了海神島上,都需要經過考驗。這個考驗并不是海神島上的魂師給予的。而是海神大人給予的。”
  聽到這里,戴沐白忍不住問道:“真的有海神存在么?難道我們這個世界真的有神?”
  吉祥鄭重而肯定的說道:“有的,一定有,海神大人是真正存在的。海神島上的大部分魂師都曾經親眼見到過海神大人顯靈。”
  奧斯卡道:“那你所說的海神給予考驗,就是這顯靈么?”
  吉祥道:“也不是。那似乎是海神大人的一種欲言方式,通過大供奉來進行考驗。大供奉被稱之為海神大人的仆人。終生守護海神大人的權威,同時也行使海神大人的權利。”
  唐三道:“那這么說,就還是來自于人的考驗。”
  吉祥的眼神顯得有些怪異,“老師,這個我無法描述。只有真正體會了考驗的人,能明白那是怎樣一種情況。不同的人,經歷的考驗也是完全不同的。有的人考驗很簡單,簡單到只是下海撿回一個貝殼。可有的人考驗卻非常難,必須要經受住大供奉的攻擊。考驗因人而異。總體來說,是和被考驗者的實力有關。”
  “海神島上生活著的海魂師,長到十八歲的時候都需要經過一次考驗。通過考驗者,就可以留在海神島上侍奉海神大人。否則就將被驅逐出海神島。考驗如果過難的話,甚至會在考驗中死亡。而外來的魂師不論年齡大小,都必須要直接接受考驗。失敗,則立刻被驅逐,成功的話,也要留在海神島上。凡是通過考驗的人,不論是海神島原本的海魂師,還是外來的任何魂師,終生都不得離開海神島。否則將承受海神的怒火。”
  “我不建議你們去,是因為海神地考驗對于外來人。尤其是6地魂師來說都是極難的。很可能就會在考驗中死亡。而就算是通過了考驗,你們也將永遠無法離開那里。海神島是海魂師的圣地,絕非是一個適合歷練的地方。”
  唐三微微一笑,道:“這些我們已經考慮過了。對于我們來說。如果能夠進入海神島,通過海神島地考驗是一種歷練。而如何能夠憑借實力離開海神島,那也同樣是一種歷練。如果不能憑借自己的力量離開那里。那么,我們這次歷練就不算成功。吉祥,我知道你的好意,但這次海神島之行,對于我們來說,勢在必行。***”
  吉祥看著唐三那平靜而堅定的目光。忍不住有些急了,“可是,老師,您并不知道海神島的考驗有多難。別說是6地魂師。很多外來的海魂師想要通過考驗,后都死在其中。我在海神島上住了十多年,還從未聽說過有6地魂師能夠成為海神島上成員的說法。大供奉的實力。是不可想象地。”
  唐三微微一笑,道:“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但是,如果知道困難就退縮的話,那么,永遠也無法成為一名真正強大的魂師。在我看來,你所說地海神應該是確實存在的。我相信這一點。當一個人的力量達到無人能夠企及地程度時,他完全可以被稱之為神。我認為,你所說的這位海神大人,很可能就是一位突破了極限極其強大的海魂師。能夠充分調動來自于大海的力量,甚至是所有世間的力量。無人能抗衡。這造就了他海神之名。作為一名魂師。這也同樣是我們的目標。我已經決定了,三天之后。前往海神島。”
  吉祥沒有再說什么,雖然和唐三相處的時間并不長。但他也知道,只要是自己這位老師決定的事,就不會輕易改。
  三天的時間很過去了,史萊克七怪也終于憑借著強健的體魄完全恢復到了佳狀態,白沉香地身體情況也基本算是恢復了。
  海風吹拂,太陽地光芒令那微微起伏的大海上泛起萬千光彩。
  一艘大型海船在大海中地航行著,穿身上豎起的桅桿,帶著巨大地紫色風帆。這就是這片海域極為有名的紫珍珠號。紫珍珠海盜團團長紫珍珠的座駕。
  史萊克七怪站在船舷上一字排開,凝望著遠方。經過深海魔鯨的事情后,他們終于又踏上了前往海神島的路。雖然過程曲折了一些,但那次面對深海魔鯨的攻擊,卻也同樣讓他們在壓力下得到了一定的好處。
  這些天以來,唐三成功的化去了八蛛矛內的駁雜能量。將過濾后的能量與自身魂力相融合,正像他判斷的那樣,現在他的魂力已經達到了六十八級。
  而史萊克七怪的其他人,除了小舞之外,也都有了半級左右的提升。其中提升大的,還是胖。
  當初戴沐白和朱竹清重傷,唐三又生死不明,這些人就靠他一個人護持。十天時間在大海中的緊繃,令胖順利的突破了極限,達到了六十級的程度,現在只需要增加一個魂環,就能順利的進入魂帝境界。當然,他也是史萊克七怪之中,后一個進入魂帝境界的。
  “我的船,多有兩天的時間就能抵達海神島附近了。”紫珍珠站在唐三身側說道。一聽說唐三他們要前往海神島,紫珍珠立刻自告奮勇要送他們過來。當然,在她自告奮勇的時候,唐三分明從這位女海盜頭臉上捕捉到了一絲幸災樂禍的神色。顯然,她也是知道海神島情況的。巴不得自己這些人去吃癟。
  “不過,我的主人,我可不能把你們真的送到島上。***只能在海神島附近停下來。然后你們自己過去。海神島附近的海域有很多強大的海魂獸。要是船只接近,必定會遇到襲擊。何況,我也不敢觸犯海神的威嚴。”
  唐三看了紫珍珠一眼,“送到附近就行了。只要能夠看到海神島。你的任務就完成了。”
  紫珍珠看著唐三臉上平靜的表情,心中一陣不爽,但唐三的實力她確實敬佩。嘴上也不敢多說什么。她也不是沒想到找機會和唐三在大海中較量一番。但一想起那天自己被那道藍光困在其中地感覺,她就立刻打消了自己的念頭。這個男人,確實不是自己所能對付的。
  唐三沒有浪費時間,在即將離開的這幾天中。他將玄天功修煉地方法,以及一些需要注意的東西。人體穴道的位置,還有唐門暗器的基本修煉方法以及玄玉手、鬼影迷蹤、控鶴擒龍、紫極魔瞳這幾項唐門絕學都傳授給了吉祥。
  吉祥有著極好的記憶力和理解力,雖然一時半會兒不可能完全明白,但強行記下來還是沒問題的。同時,唐三也叮囑紫珍珠關照吉祥,自己離開后,要幫助吉祥獵殺所需魂獸。提升實力。
  小舞倚靠在唐三懷中。漂亮的大眼睛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眨啊眨地。就連朱竹清和寧榮榮都有些羨慕她,失去了靈魂,她自然沒有任何顧忌。這樣親熱的靠在愛人懷中。享受著海風的吹拂,悠然自得。
  接下來的兩天航程十分順利。在航行過程中,紫珍珠仔細地將這段行程之中所要路過的各種海魂獸領地講述了一變。凡是萬年以上級別的海魂獸領地都需要繞行。雖然以紫珍珠地實力,普通萬年海魂獸還是能夠對付的。但紫珍珠號卻不行。再堅實的船只也經不起強大海魂獸的攻擊。
  根據紫珍珠所說。大海之中有多少海魂獸誰也不可能知道,但她所知道的十萬年級別的海魂獸至少就有三頭之多。其中,唐三他們遇到的那頭深海魔鯨是強大的一個。除了它以外,還有一只海魂獸在遠海。后一只十萬年海魂獸則就潛伏在海神島附近。據說,它曾經是海神的坐騎,實力僅次于深海魔鯨。也是大海中的霸主之
  遠遠地,海平線上出現了一個小黑點。紫珍珠一只站在船頭張望著,看到這個黑點后,立刻命令水手下錨停船。
  史萊克七怪也都知道即將抵達目地地了,早已做好了準備。
  紫珍珠來到唐三身邊。道:“主人。我們就只能送你們到這里了。再往前,就是海神島的領域范圍。如果有船只進入這個范圍。立刻就會受到護島神獸,也就是我和您說過地那只十萬年魂獸的攻擊。待會兒你們渡海地時候可一定要小心。那位護島神獸大人可是極其恐怖的。而且攻擊性極強。就算是深海魔鯨也要懼它幾分。”
  馬紅俊在一旁道:“我說,紫珍珠團長。你總是護島神獸、護島神獸的說。這護島神獸究竟是個什么東西?”
  紫珍珠道:“護島神獸是一只修煉了十萬年的鯊魚,而且是鯊魚中兇猛的一種,魔魂大白鯊。***有海洋捕獵者的稱號。是具有攻擊性,兇猛的海魂獸。哪怕是一只千年級別的魔魂大白鯊,也能夠和普通的萬年級別海魂獸抗衡。它的體型沒有深海魔鯨那么大,估計身長在二十米左右。但它的度確實深海魔鯨遠遠無法相比的。在它的攻擊面前想要逃生根本就不可能。而且,自從這位護島神獸在這里定居之后,附近海域至少聚集了數百頭魔魂大白鯊。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聽著紫珍珠的話,唐三忍不住道:“據我所知,大約在二十年前,曾經有一批6地魂師來到海神島,并且成功登6。與海神島的海魂師展開了一場爭斗。雖然幾乎全軍覆沒。可也沒聽說他們在登島之前遇襲。”
  紫珍珠眨了眨眼睛,“主人,這件事你都知道?我還是聽長輩說起的呢。其實是這樣的。因為魔魂大白鯊的食量極大,這里生活的數量又太多。因此,每半個月,它們會在那位十萬年的護島神獸大人帶領下外出捕獵。每次大概是三天左右。二十年前那次被登6海神島,是那些6地魂師幸運,正好趕上了魔魂大白鯊去捕獵了而已。”
  唐三恍然道:“原來如此。就不知道我們今天是否有這樣的幸運了。”
  紫珍珠聳了聳肩膀,道:“我也不知道。沒有人能摸清魔魂大白鯊的習性。試圖這么做的人,幾乎都死了。”
  馬紅俊嘿嘿一笑。道:“你是不是很盼望著我們被魔魂大白鯊吃掉啊?”
  紫珍珠瞪了他一眼,道:“怎么著?死胖,挑釁啊!”除了面對唐三她還算收斂,對別人她可是毫不含糊地。
  馬紅俊道:“我為什么要挑釁你?你是我三哥的奴隸。這主人叫的。還真好聽。“你……”成為唐三的仆人,算是紫珍珠郁悶地事了,看著胖那幸災樂禍的樣,她的脾氣就有點壓不住了。
  沒等紫珍珠爆,唐三抬手按住她的肩膀,“好了。不要鬧了。紫珍珠,我們要走了。給我們一艘救生艇。然后你們就回去吧。”
  紫珍珠愣了一下,“不再等等。觀察一下么?”
  唐三搖了搖頭,道:“你也說了,沒人能夠研究清楚魔魂大白鯊的習性。我們會有辦法的。”
  聽著唐三他們要走,紫珍珠臉上的神色突然生了一些細微的轉變。深深地看了唐三一眼,道:“主人。如果真的遇到魔魂大白鯊的話,千萬不要傷害任何一頭。哪怕是弱小的。否則,必定會被所有魔魂大白鯊群起而攻之。想要登6海神島,好地方法就是等。魔魂大白鯊的習性雖然我也不了解。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每天晚上夜色深的時候,是它們活動少地時間。那時候渡海,把握性會大一些。”
  唐三向紫珍珠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謝謝你這些天在紫珍珠島上對我們的款待。那天和你的賭約,只不過是一句戲言而已。***你不用當真。這一去,我也不知道我們是否能夠平安歸來。雖然你是海盜團的團長,但我希望你今后在劫掠時仔細查探好對方的身份再動手。沒有取死之道的人,還是留一線為好。放救生艇吧。”
  “哦。”紫珍珠默默的點了點頭。看著這個比自己小上十幾歲的男人。她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自從那天認唐三為主后,她一向霸道暴躁的脾氣竟然自行收斂起來。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只要是站在這個男人身邊,或者看到這個男人地眼睛。她地氣勢就會自行瓦解。
  而也正是因為這個男人的出現,令紫珍珠隱隱現,自己似乎又開始喜歡男人了。而且,她可以肯定,自己喜歡上地,就是這個比自己小了十多歲的男人。盡管他懷有嬌妻,可紫珍珠還是不可遏止地喜歡上了他。當然,她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馬上就要分別了,正像唐三所說的那樣,不知是否還有再見之日,紫珍珠心中頓時被莫名的失落感所漲滿。
  這些天叫著唐三主人的時候,她幾乎無時無刻心中都在詛咒著。可眼看就要分離,似乎是可以脫離苦海了。她反而有些不舍。
  救生艇已經放下,紫珍珠號配的這艘救生艇容納十個人也毫無問題。史萊克七怪相繼跳入艇中。唐三也走上了船頭。
  吉祥和紫珍珠送到船舷邊,吉祥的眼圈有些紅了,“老師,您保重。”
  唐三拍拍他的肩膀,“好男兒,流血不流淚。下次見面時,老師可要檢查你的修煉成果。”
  吉祥想說什么,卻現自己喉嚨中已經哽住,只能用力的點著頭,強忍著不讓淚水滴落。
  唐三再向紫珍珠點了點頭,這摟著小舞飄身而起,朝著救生艇上落去。
  眼看著唐三落在救生艇上,紫珍珠猛的回過身,朝著水手們大聲喊道:“起錨,返航。”
  紫珍珠號動了,調轉船頭,朝著來時的方向起航,而這時候的紫珍珠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猛的撲回船頭,朝著漸漸遠離的救生艇大聲喊著,“主人,愿賭服輸,我既然認你為主,你就是我永遠的主人。我在紫珍珠島等你。你們***一定要活著回來啊!”
  淚眼朦朧中,她看到的,是唐三的微笑,還有那向自己揮動的手,以及他那格外堅毅的眼神。
  “吉祥,他們會活著回來的,對不對?”紫珍珠扭頭看向身邊同樣忍不住留下淚水的青年。
  吉祥幾乎是用盡全力地點了點頭。“一定會的。”
  目送著紫珍珠號漸漸遠去,唐三回過身時,卻看到眾人都在眼神怪異的看著自己。
  “你們看什么?”唐三疑惑的問道。
  戴沐白拍拍唐三地肩膀,“行啊。小三,御姐厲害啊。那妞確實不錯。雖然歲數大了點,但保養的不錯。”
  唐三沒好氣的拍掉戴沐白的手,“沐白,你就這么當老大的。我有小舞,也只有小舞。”
  摟過目光呆滯的小舞,唐三眼中那足以化鐵融鋼的柔情頓時將馬紅俊和奧斯卡準備取笑他的話咽了回去。
  朱竹清撇了撇嘴,“你以為三哥跟你一樣啊?三哥是正經人。”
  “呃……。竹清,你這胳膊肘不能往外拐啊!”戴沐白一臉苦笑,“我是跳進大海也洗不清了。”
  朱竹清白了他一眼,“誰讓某人有那么多不良記錄地。”
  “我……”戴沐白郁悶的同時。正好看到馬紅俊在一旁偷笑,頓時沒好氣的道:“死胖,你笑什么。你的不良記錄……”他剛說到這里,頓時看到馬紅俊要殺人般地眼神,嘿嘿一笑,把后半句話咽了回去。
  白沉香有些疑惑的看看戴沐白,再看看馬紅俊,“他有什么不良記錄?”
  戴沐白看了一眼正向自己怒目而視的胖,咳嗽一聲,不無尷尬地道:“沒什么,沒什么,都是年少輕狂時的一些事。你回頭自己問他吧。”
  在過去半個月的時間以來。唐三生死不明,其他人生死與共。戴沐白、朱竹清重傷,馬紅俊就成為了眾人中戰斗力強的一個。尤其是在海中漂流的那段時間。胖一個人挑起了大梁,對白沉香是極盡保護。人在生死之間的記憶往往是深刻的,白沉香又怎么可能不敢動。再加上其他人都是一對一對的,至少在她心里,現在胖也是個可以依靠的男人。她對胖的事情關心地也就越來越多了。
  看著白沉香轉向自己地目光,馬紅俊趕忙收斂神色,向唐三道:“三哥,紫珍珠說這片海域里有魔魂大白鯊,那我們要怎么過去?要是真有幾百頭那種強大的海魂獸,想要度過這片海域,很難啊!”
  唐三自然知道馬紅俊是為了轉移話題,他當然不會揭穿自己地好兄弟,趕忙接口道:“先我們不能急。該是試試我們龍淵艇的時候了。”
  一邊說著,他探手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上抹過,當初在拍賣場買到地龍淵艇出現在手掌之上,伴隨著一道魂力注入其中,龍淵艇頓時化為一道流光飄然而起,落向海面。艇身迅增大,眨眼間已經變成了一條長約十二米的特殊小艇。
  龍淵艇通體晶瑩剔透,就像是用無色水晶雕琢而成,表面上帶著一層淡淡的白色光暈,落入海中竟然沒有出一絲聲音,艇位置是一個龍頭的模樣,尾部確實宛如魚尾一般,兩側各有四只像是魚鰭一般的翼。通體乳白色,宛如玉石雕琢而成為奇特的是,這龍淵艇本身是密封的,此時上方艙蓋開啟,露出了里面一共十二個座位。里面有著船槳的把柄,除了前面和后面的四個座位之外,每一個座位上都有一個。
  那如翼般的船槳也很奇特,通體呈梭型,熟悉制造暗器的唐三知道,這是減小阻力好的造型。
  在唐三的帶領下,眾人飄身而下,落在龍淵艇上,龍淵艇甚至沒有因為他們的落入而晃動,十分平穩。唐三早已通過魂力了解過這龍淵艇的使用方法。他們八個人正好坐在八個有把柄的位置上。唐三抬手在前方一個人頭大小的水晶球上一按,注入一股魂力。上方的艙蓋頓時閉合。隔絕了外面的空氣與聲音。
  龍淵艇大約有一半的體積已經沒入海中,低頭看時,能夠看到下方奇異的海洋世界。通體三百六十度都有著良好的視線,每一個角度都沒有盲區。唐三起身彎腰,改坐在船頭那水晶球的位置上,這里是龍淵艇的舵。通過這里可以對龍淵艇進行各種操控。
  唐三道:“我們先試試駕馭這龍淵艇。”一邊說著,他的精神力已經于龍淵艇連接在一起,在魂力的催動下,龍淵艇悄然下沉,沒入大海之中。按照唐三的指點,除了小舞以外的六個人都動起了他們面前的把柄。外面船體兩側宛如魚鰭般的八翼也頓時動了起來。
  嗖的一下,龍淵艇在海中破水前進,眾人只是動了一下船槳,它卻已經躥了出去,這一下至少有二十余米的距離。只不過大家用力并不均勻,躥是竄出去了,但卻在海里打橫過來,調轉了船頭,令眾人在離心力的作用下身體一歪。但是,大家的眼睛也都亮了起來。
  “好。”
  “這錢花的值。”
  龍淵艇的度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他們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扳動船槳的力氣并不是很大,但那如魚鰭一般的翼卻在擺動中產生了很大的推力。
  唐三沉默的思索片刻后,道:“三倍。這魂導器不知是通過什么特殊的方法,令這船槳作用的翼揮出了過你們所用的三倍力量。而且,隨著前行,后面那如同魚尾一般的船尾會隨之擺動產生推力。我剛體驗了一下,那魚尾的推力是通過我這里來控制的,注入的魂力越強,產生的推力就越大。你們的船槳也一樣,用的力越大,它前行的度就越。”
  大家都是年輕人,對于奇事物有著不同程度的好奇和趣味。在唐三的指引下,開始了對龍淵艇進行操作練習。
  果然如同唐三所說的那樣,當眾人將魂力注入手中的把柄之中,龍淵艇的度就會達到一個極其驚人的程度。第一次試驗時,整個艇身甚至都因為兩側力量不勻而翻轉過來。不過翻轉了幾周后,在大海之中它卻會自行恢復正常。十分的奇異。
  史萊克七怪在一起這么多年,相互配合何等默契,用了大約一個時辰的工夫,他們已經基本掌握了龍淵艇的操作方法,也能比較穩定的控制龍淵艇了。長達十二米的龍淵艇在眾人齊心協力的操作下,宛如游魚般在大海中暢游。
  看著周圍通透的海水里各種各樣動人的景色,眾人都有些迷醉的感覺,尤其是幾個女孩。
  沒有真正潛入大海之中,永遠也無法明白那是怎樣一番景象。藍色的海水里,各種顏色的礁石、珊瑚、魚類。還有一些他們根本叫不出名字的生物。色彩繽紛炫麗。
  這片海域的海水并不算深,只有二百米左右。而下方的礁石是如同山脈一般高地起伏。一個時辰剛到,唐三就操縱著龍淵艇浮出水面。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www.fqxsw.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