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11-13)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11-13)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11-13)     

斗羅大陸323 絕世雙神決戰萬米之上

就在天斗帝國大軍沖出營帳,準備與武魂帝國大軍決一死戰之時,唐三與伙伴們終于及時趕了回來。
  當初,他擊敗千仞雪之后,只是耽誤了幾個時辰的工夫協助伙伴們完成各自的魂環吸收,又在紫珍珠島短暫停留后,就與眾人出發,急速回歸。而千仞雪因為被唐三所傷,路上有所耽擱,回到嘉陵關后昨晚又休息了一晚調整狀態,這才使得唐三能夠適時出現在戰場上。
  唐三的海神之力驟然出現在天斗帝國大軍上方,千仞雪自然是心頭一沉,雙拳緊握。而天斗帝國這邊則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眼看著唐三與其他六怪歸來,端坐在戰馬之上的雪崩幸福的險些暈過去。他不止一次祈禱著唐三能夠及時歸來,當這一幕真的發生的時候,他心中所充滿的那種幸福感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甚至有些瘋狂似的猛然抽出自己的天子劍仰天高呼:
  “海神降臨,藍昊王萬歲。”
  他這一喊,頓時喚醒了那些因為唐三出現還有些迷惘的天斗帝國大軍,他們或許會因為唐三身穿海神神裝而迷惑,但唐三手中那柄海神三叉戟卻假不了。眼看著唐三高舉海神三叉戟,全身綻放出比以前更加奪目的光彩,炫麗的海神神裝所釋放出的強大氣息頓時令天斗帝國的士兵們眼中都充滿了狂熱的光芒。他們可能會不明白為什么陛下呼喚藍昊王為海神,但他們卻絕對相信,有藍昊王的帶領,他們必將擊潰武魂帝國。
  而雪崩喊出萬歲二字,無疑將唐三擺在了與自己齊平的位置上,甚至還要凌駕于他之上。這本來是于理不合的,但唐三的出現,可以說是再次力挽狂瀾的前兆。有了他,整個天斗帝國百萬雄師就有了主心骨,有了他,這場戰爭就不再是自殺,而是殲敵的大好時機。
  唐昊興奮的舉起了拳頭,看著空中的兒子,他心中充滿了驕傲和自豪。神,是的,兒子終于完成了海神的傳承,就在這最關鍵的時刻歸來了。
  大師的興奮甚至還要超過唐昊,唐三是他一手培養起來,他將自己全部的知識都傳授給了唐三,此時眼看著唐三終于突破了百級屏障,釋放著龐大的神力出現在半空之中,大師不禁百感交集,他在內心深處瘋狂的吶喊著,父親、爺爺,如果你們還活著該多好。我玉小剛并不是廢人,我沒有給藍電霸王龍家族丟臉,就算我的武魂變異而廢,但我卻培養出了一個神,一個神啊
  盡管這是在戰場上,大師眼中卻依舊流淌下了激動的淚水,他一直在等待著這一天的到來。而當這一天真正來臨,而且又是在如此重要關頭到來的時候,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激動。他這一生,可以說是極其悲劇的一生,能夠走到今天何等不易。此時眼看著神級的唐三,大師內心中的所有悲苦都化為烏有,培養出了唐三這個弟子,是他一生的驕傲。
  “海——神——萬——歲——,藍——昊——王——萬——歲——。”唐家軍在力堂、敏堂、御堂、藥堂四大堂主的帶領下最先追隨雪崩發出了呼喊。緊接著,鳳凰的呼喊聲如同山崩海嘯一般在天斗帝國大軍中想起。那無與倫比的恐怖氣勢令對面嘉陵關城頭上的六大供奉臉上同時變了顏色。
  這一戰尚未開始,雙方的士兵的氣勢已經是天壤之別,就算是他們這樣的巔峰強者遇到這種情況也是心中發虛,畢竟,人力是有限的,哪怕是封號斗羅也不敢說自己能夠與百萬大軍抗衡。最多就是可以全身而退。可這是戰爭,嘉陵關乃是武魂帝國最重要的關卡,他們又怎么能退?原本六大供奉因為千仞雪的歸來而充滿信心,已經做好了迎接勝利的準備,可是,今天他們看到的不只是天斗帝國氣勢高昂的百萬雄師,同時還有那飛翔在空中,全身散發著令他們為之顫栗氣息的唐三。
  一月不見,唐三給金鱷斗羅的感覺已經完全不同,一月之前,金鱷斗羅面對唐三時最多就是驚訝,但他還是不理解,為什么比比東會敗給這么一個還沒有達到九十五級的年輕人。尤其是當時唐三和他對戰之時,自身實力已經消耗大半,更是沒讓金鱷斗羅感覺到什么危險。
  但是,一月之后的今天,再見唐三,金鱷斗羅的感覺卻已經變成了驚駭,因為唐三帶給他的,完全是深不可測的感覺,就像身邊的千仞雪一樣,那無邊無盡的強大氣息籠罩在天斗帝國百萬大軍之中,就像是畫龍點睛一樣,而且,伴隨著他的出現,整個天斗帝國大軍的士氣升華到了另一個層次,單是氣勢,就壓迫的嘉陵關有些搖搖欲墜的感覺似的。
  “小姐,他……”金鱷斗羅遲疑的問道。
  千仞雪的臉色已經恢復了平靜,雖然在她心中,早已知道再這戰場上一定會遇到唐三,但當唐三真的出現在對面的時候,她的心還是無法平靜。
  “你沒有看錯,唐三也完成了神詆的傳承。我之所以來的晚了,就是因為一直在追殺他,可惜,我沒能成功,終究還是讓他完成了傳承,他所傳承的,乃是海神之力。二供奉,傳我命令,收兵回城,關門緊閉。同時,調集所有帝國魂師登上城頭,固守嘉陵關,務必不得讓那天斗帝國越雷池一步。”
  沒等二供奉開口,三供奉忍不住道:“小姐,這個時候撤軍,恐怕不妥吧。我軍本就士氣低迷,未戰先怯,這一仗我們還如何來打?”
  千仞雪冷哼一聲,三供奉只覺得心頭一緊,仿佛心臟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捏住了似的,悶哼中后退兩步。臉上也隨之變了顏色。
  “不撤軍,你還有什么好辦法不成?面對天斗帝國百萬雄師,難道各位供奉有把握帶領我們不足對方六分之一的兵力在正面戰場上抵擋住他們的進攻不成?只有固守嘉陵關,我們才有機會。有唐三在,戰場上的攻防只能依靠你們自己的力量了。”
  二供奉金鱷斗羅深吸口氣,定下神來,“小姐說的沒錯,我們只有憑借嘉陵關的堅固,才能抵擋住天斗帝國百萬大軍的沖擊。趁他們還未靠近之前,立刻撤軍,拉起吊橋。全力防御。小姐,您放心的去對付那個唐三,這里就交給我們了。戰斗最終的勝負就看您的了。”
  千仞雪和金鱷斗羅對視一眼,心中暗嘆一聲,她當然明白金鱷斗羅的意思,戰場雙方,哪一方多出一名神級強者,戰爭的結果立刻就會變得不同,哪怕是一個受傷的神,也完全可以在瞬間扭轉戰局,但是,自己想要戰勝唐三,難如登天。恐怕玉石俱焚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當然,她不會把心中的想法說出來,武魂帝國本就脆弱的氣勢禁受不起再一次的沖擊。
  飄身而起,奪目的金光驟然從千仞雪身上爆發開來,伴隨著她那神念的擴張,幾乎只是一瞬間就覆蓋了半邊天空,六片璀璨的金色羽翼從背后驟然舒展開來,高聲嬌喝:
  “千——仞——雪——在——此——。”
  簡單的五個字,從千仞雪口中呼喊出來卻完全不同,每一個字都帶著她那澎湃的天使神力,硬是憑借著這五個字將天斗帝國百萬大軍的興奮呼喊聲壓了下去。
  一幕奇景出現在嘉陵關前,天空中,一半為金色,另一半是澄澈的碧藍,兩色光芒各占半邊。
  神的氣息實在太龐大了,被千仞雪天使神力籠罩中的嘉陵關內,先前氣勢大泄的守軍沐浴在那溫暖的天使神力之中,頓時信心重燃,在他們的內心之中產生出了一種感覺,仿佛他們所守衛的嘉陵關乃是銅澆鐵鑄,永遠不會被攻破的超級堡壘。天使神力中的陣陣暖意,更是喚醒了他們本能的戰意,血液也隨之漸漸沸騰。哪怕是下方十五萬大軍快速撤回嘉陵關內,也沒有影響到這重新開始攀升的氣勢。
  另一邊,唐三身上綻放著蔚藍色的光暈,在這海神的神力籠罩之下,天斗帝國的將士們只覺得自己就是那驚濤駭浪中的一個浪頭,遠處嘉陵關的城墻只不過是破敗的殘垣斷壁一般,根本無法阻擋他們這驚濤駭浪的沖擊。
  天使神力,令武魂帝國守軍的精神氣息如同最堅固的盾。
  海神神力,令天斗帝國大軍的精神氣息如同最鋒利的矛。
  戰斗尚未真正展開,最為雙方的最強者,唐三和千仞雪已經開始了對整個戰場的影響。也只有神級的領域力量才能憑借自身神念將影響力擴張得如此之大,也只有這神級的力量,才能真正的成為大軍的指揮者。
  轟——轟——轟——。天斗帝國大軍一步步向前邁進,他們每邁進一步,半空中那蔚藍色的光彩也會向前突進一分,始終籠罩在大軍頭頂上方。掩護著他們向前沖擊。
  空中那金色的光芒則在蔚藍色光芒的壓迫下不得不收縮幾分。
  半空之中,千仞雪身體微微的顫動了一下,凝視著遠方藍光普照的唐三,目光如劍。她知道,經過這幾天的時間,唐三對于他的海神神力操控已經更進一步。憑借著成神前凌駕于自己之上的各方面能力,在繼承了神詆之位后,在大家都是神的情況下,也穩穩的壓了自己一頭。盡管千仞雪已經拼盡全力,卻依舊無法阻止唐三的領域壓迫向自己,帶領著他那天斗帝國大軍不斷的前進。在這個時候,除非她肯后退,否則,她那天使領域籠罩的范圍只會被不斷壓迫。
  普通士兵是看不懂神力強弱的,嘉陵關一方出現的金光固然會令天斗帝國將士們感到吃驚,但他們這邊,唐三釋放出的呃藍光卻絲毫不弱于對手。他們看不懂神力,但卻能夠看懂強弱,眼看著唐三釋放的藍光不斷壓迫著對方的金光回縮,對方卻沒有一絲辦法。很明顯是唐三占據了上風。在這種情況下,天斗帝國大軍的氣勢頓時變得更加強盛起來。不斷的呼喊著海神、藍昊王。
  當初的海神,是憑借著海中生物的信仰而成神,此時唐三所承受的,雖然沒有大海生物那么多的信仰,但作為海神的他,在百萬大軍那近乎瘋狂的信仰之念作用下,他的神念頓時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隨著雙方越來越接近,已經壓迫的千仞雪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絢麗奪目的天使神裝,對上深邃蔚藍的海神神裝,唐三與千仞雪,早已經成為了這場戰爭的焦點。面對唐三所帶來的巨大壓迫力,千仞雪終于忍不住抽出了自己的天使圣劍。圣劍高舉斜指驕陽,全身神力迸發,一道赤金色的光芒從太陽的方向照耀在她身上,奪目的光芒頓時令天斗帝國大軍前進的步伐遲緩了片刻,唐三的海神領域也因為阻擋數以倍計增強而停止了前進。
  但是,唐三嘴角處卻浮現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在雙方神念、領域對拼的情況下,一方率先出招,就證明對方已經承認了自身實力的不足。全面占優,無疑會令千仞雪心中那顆失敗的種子生根發芽。
  在回來的路上,唐三已經仔細思考過千仞雪再次與自己戰斗時有可能使用的各種手段,心中也都有所對策。同歸于盡,是那么容易的么?
  仿佛約好了似的,在千仞雪全身被太陽真火籠罩后變成赤金色的同時,唐三也抬起了自己的海神三叉戟。金與藍,兩色光芒瞬間收回到他們各自體內,同時化為兩道強烈的光暈從天而起,唐三和千仞雪也分別沖向了高空。
  他們都明白,神的戰斗,是另一個層面的戰斗,決不可能在人類大軍面前進行,否則,對于雙方來說,都是毀滅性的。哪怕唐三的實力要強過千仞雪,天斗帝國這邊的損傷要低于武魂帝國,面對神級強者碰撞后產生的恐怖威力,也會數以萬計的傷亡。這樣的情況是他們都不愿意看到的。因此,他們的戰場并不在嘉陵關前。而是在高空之中。
  六翼與八翼同時拍動,唐三與千仞雪眨眼間已經突破了千米高度,他們的身體還在上升,腳下的一切變得越來越渺小,但他們的雙眼卻始終凝視著對方,這一戰,對于他們彼此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誰能獲得這一戰的勝利,可以說就奠定了整場戰爭的局面。
  一千米、兩千米、三千米……,唐三和千仞雪的身體一直攀升到萬米以上的高空,從下方再也看不到他們的身影。雙方將士的視線完全被云和距離所阻擋。
  千仞雪冷冷的看著唐三,努力的平復著自己激蕩的心情,眼中迸發出強烈的殺機。正像唐三預料的那樣,她心中的挫敗感已經在先前的對峙中被加強,直到她定下死志,這才勉強將那感覺壓了下去。但面對唐三,卻始終有一種對方高高在上的感覺。
  唐三淡然一笑,手中海神三叉戟橫指身邊,“今日一戰,你我必將分出勝負,你認為,武魂帝國還有機會么?就算你我對等,無法影響到下面的戰場,嘉陵關也必破無疑。你應該看到了,我的伙伴們都已經提升到了封號斗羅級別修為,更有兩人突破到了九十五級以上,你們武魂帝國的守軍氣勢已泄,這場戰爭已經沒有任何懸念。嘉陵關一破,背后的武魂帝國領地一馬平川,天斗帝國與星羅帝國兵合一處后,就是武魂帝國滅亡的時候。”
  千仞雪冷哼一聲,“要戰便戰,你什么時候變得有這么多廢話了?”
  唐三從容不迫的看著千仞雪,“我只是想告訴你,就算是你打算與我同歸于盡,也是不可能的。你根本做不到。不信你可以試試。”
  千仞雪眼中赤金色光芒大放,憤怒、屈辱、不甘,激發著她的天使神力瞬間提升到了巔峰,以她的身體為中心,澎湃的天使火焰瞬間升騰,高達百丈,腳下大片大片的云朵因為她身上那太陽真火的高溫而融化消失。就算在下方的戰場上,如果仔細觀看,也能隱約看到高空中的一點赤金色。
  面對暴怒中積蓄力量的千仞雪,唐三卻什么都沒有做,微微一笑,“這里已經是萬米高空,距離太陽越近,越適合你吸收太陽真火的力量作戰,我既然來到這里與你戰斗,就有必勝你的把握。戰場放在你最優勢的地方,才能讓你輸得心服口服,你說是不是?”
  “你——去——死——吧——。”千仞雪再也承受不住唐三的刺激,背后那百丈太陽真火瞬間凝聚成一柄巨型天使圣劍,從天而降,直奔唐三當頭落下,扭曲、撕裂的空氣,還有瞬間爆發出的赤金色天使領域,足以顯示出這一擊千仞雪的全力以赴。
  面對如此攻擊,唐三卻依舊是那么優雅而從容,手中海神三叉戟豎在身前,目光凝固在主刃下方的海神之心上,背后海神八翼同時伸展到最大程度,波浪般的藍光播撒而出。
  和千仞雪的太陽真火燃燒了腳下云朵不同,這一刻,不論是在唐三腳下,還是在他背后遠處的朵朵白云竟然全都化為了點點藍光瞬間朝著他那海神八翼融合而來,成為了最純凈的水元素。
  唐三的海神八翼乃是八蛛矛所化,八蛛矛的吞噬、過濾能力在進化為天使神裝后,在唐三的神念作用下,效果更是幾何倍數提升。在吸收能量的過程中,更要優于千仞雪的天使六翼,這不只是羽翼多兩片的優勢。八蛛矛作為可進化的外附魂骨,在唐三成神之前,它的品質遠遠高于天使神裝的任何一塊魂骨,而且,它與唐三一直是一體的,而千仞雪的天使神裝是在她進行海神傳承的過程中才逐一與身體進行融合。在契合度方面,唐三也完全占據了上風。
  盡管唐三的海神神裝乃是海神之力將他原本的魂骨逐一改變、浸潤所化而成,并不像天使神裝原本就是一套的,但唐三這些魂骨的品質卻都超過了十萬年,在整體品質上自然也要高于千仞雪的天使神裝了。
  唐三對于千仞雪最大的優勢就是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可以說都是自己一點一滴打拼而來,而千仞雪依靠著武魂殿,依靠千道流,更多的能力都是拿來主義。這也是為什么他們是同等級別的神,唐三的實力卻穩穩的壓她一頭。千仞雪在各方面的實力,都要遜色于唐三的真正原因。
  在歸來的路上,唐三憑借神念對自身各種技能融會貫通,真正融入到了海神這個身份之中,他的信心也正是來源于此。至于先前的話語,除了自信之外,更多的是為了對千仞雪的刺激。論心智,千仞雪終究還是遜色于唐三一籌。
  藍光一閃,巨大的天使圣劍下,唐三的身體支離破碎,化為烏有。但是,千仞雪卻清晰的感覺到,那只是一個用水元素組成的唐三。千米之外,真正的唐三優雅的漂浮在那里,輕輕的拍動著背后八翼,就像是戲耍一般注視著她。他沒有與千仞雪硬拼,而是閃開了她這一次的攻擊。
  如果雙方調換一個位置,同樣的情況千仞雪是不可能做到的。一旦她的身體被唐三的神念鎖定,就必須要與唐三硬拼,閃躲是不可能的。但唐三卻不一樣,唐三的神念凌駕于她之上,在她發動攻擊的瞬間,強行切斷了她那神念的鎖定,再利用從云彩中吸收而來的水元素,輕松的身外化身,脫離到千仞雪攻擊范圍之外。
  唐三這是在用實際行動向千仞雪證明著自己的各方面實力都要強過她,也是在不斷刺激著她那早已有了失敗種子的心。
  “你怕了?”千仞雪憤怒的看向唐三,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再次見到唐三,她的情緒怎么也無法冷靜下來。
  唐三突然臉色一變,變得無比霸氣,狂暴的氣息從他那雙澄澈的藍眸中驟然爆發出來,“怕?這個詞匯只應該出現在你心中才對。接我一戟。”
  由先前的淡定優雅,轉變到現在的狂霸不羈,唐三的氣質變化令千仞雪很不適應。而這個時候,澎湃的藍光已經從唐三身上驟然爆發出來,只見他搖身一晃,整個人竟然變得足有百米高,海神三叉戟也隨之暴漲,做出一個最簡單直接,卻又是那么充滿力量的投擲動作。他那海神三叉戟已經化為一道湛藍色的流光,如同流星一般,朝著千仞雪呼嘯而來。
  在海神三叉戟發出的一瞬間,唐三身上爆發出的所有光芒,包括他身體膨脹起來后所帶其的能量,竟然完全融入到了那海神三叉戟之中。在千仞雪眼中,當這一戟從唐三手中飛出來的時候,天空仿佛就已經被它切割成了兩半。就連唐三的身體也在它飛出后重新變成了正常。
  沒錯,這正是海神絕學黃金十三戟中的第三式,一去不返。這才是完整版,真正的一去不返。
  唐三的雙眼,如同藍寶石一般璀璨,凝固在千仞雪身上,澎湃的神念瞬間收攏,根本不給千仞雪任何逃離的機會,就逼迫她必須要硬拼這一擊。
  這一刻,千仞雪立刻認識到,自己上當了。先前唐三所有的垃圾話,都是為了營造氣氛,導致自己上當。此時此刻,她剛剛發動過全力一擊,雖然在與唐三說話之間,自身神力正在迅速恢復,但畢竟暫時還回不到巔峰。而唐三這一擊,卻明顯是蓄勢完畢,全力爆發出的攻擊。此消彼長之下,高下立判。
  可是,千仞雪明知上當,卻偏偏沒有任何辦法,惟有硬接這一擊才行。
  天使圣劍脫手而出,漂浮在千仞雪面前,她閃電般的雙手彈出,各自在自己身前虛點三下,六個金色的光點在空中迸發出強烈的金光,與此同時,千仞雪那天使神裝六件套每一件都射出一點金光融入其中,一個金色六芒星就那么匯聚在天使圣劍之后。
  頓時,以千仞雪為中心,她周圍的一切都變得虛幻起來,天使圣劍一分為六,六柄長劍交叉在一起,然后在瞬間旋轉,凝聚成一點錐形的金色能量。就在這一切剛剛完成的瞬間,唐三的海神三叉戟也已經到了。
  無與倫比的轟鳴聲瞬間爆發而出,千仞雪全身劇震,天使神裝變得無比奪目,能夠清晰的看到,從她身上所釋放出的金色霧氣宛如潮水般向背后涌去,顯然是被海神三叉戟迸發出的攻擊能量壓迫所致。
  與此同時,她那天使圣劍也在劇烈的旋轉中與海神三叉戟的主刃迸發出一連串的刺目火星。半空中,就像是有一朵金色的煙花爆發開來似的,伴隨著空氣的扭曲,這金光足足蔓延了一平方里的范圍。
  就在千仞雪以為擋住了唐三的攻擊,海神三叉戟攻擊力已泄的時候,恐怖的能量沖擊竟然二次傳來。剛剛弱化了幾分的藍光卻驟然變強,險些一下就沖破了她那天使圣劍組成的防御壁壘。
  這是怎么回事?千仞雪大吃一驚,她原本打算,趁著海神三叉戟攻擊力減弱,唐三還為將其收回前,拼盡全力也要斬斷唐三的神念與海神三叉戟之間的聯系,就像自己成神后和唐三的第一戰那樣,拿下這件神器。沒有了武器,唐三的實力至少會降低三成,這場戰斗自己獲勝的可能就會大幅度增加了。可誰知道,這海神三叉戟上所蘊含的能量竟然是這樣的龐大,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能二次發力。
  身為天使之神的千仞雪,對海神并不了解,否則她就不會如此吃驚了。這種疊浪神力,正是海神神力的特色,正所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重重疊疊無窮無盡。這完整版的一去不返作為強大的單體攻擊技能,又豈是那么容易就結束的呢?唐三又怎么可能給千仞雪再次拿下自己海神三叉戟的機會?
  不敢怠慢,千仞雪打起精神,全力以赴應對那一重接一重的攻擊。唐三這海神三叉戟上爆發出的能量,每次都是在上一重力量還沒有完全消失,第二重神力就已經沖了上來,接連九重,層層疊加,當最后一重力量爆發的瞬間,千仞雪的身體已經被那股恐怖的神力在爆發中震飛而出,直飛出數千米之外。而海神三叉戟也在空中劃出一個巨大的弧線,重新回到唐三手中。
  千仞雪身在空中,猛一咬牙,強行將到了嘴邊的一口鮮血吞咽了回去,她只覺得自己身上的天使神裝都在鏗鏘作響,顯然是因為承受了太大的壓力,天使神裝的能量也隨之出現了強烈的波動。天使圣劍更是不斷的發出嗡鳴之聲。
  唐三重新握住海神三叉戟,卻微微皺起了眉頭,他并不是不想追擊,而是先前這一擊,他已經用出了全力,需要時間進行回力,貿然追擊,萬一無法擊殺千仞雪,在對方的反噬之下,他也絕不會好受。天使之神的神力比他想象中還要強大一些。原本唐三是打算,這蓄勢一擊就算無法重創千仞雪,也至少要毀掉她天使神裝的一部份。但現在看來,就連直接碰撞的天使圣劍都沒有任何傷痕。
  其實,也是唐三想多了,他這一擊一去不返確實強大,但千仞雪的應對卻極為得法,唐三面對的并不只是一個天使圣劍,在先前海神三叉戟來到千仞雪身前的一瞬間,千仞雪是將自己天使神裝其他部位的能量都傳入到了天使圣劍之中,唐三這一戟相當于是同時與天使神裝進行碰撞,自然不可能破壞的了。能夠導致天使神裝有所松動,就已經是相當恐怖的能量了。
  轟——,奪目的赤金色光焰驟然從被震飛的千仞雪身上爆發出來,唐三突然感覺到,空中的太陽突然放大了似的,千仞雪的身體與太陽之間,被一道赤金色光柱連接在一起。千仞雪抓回自己的天使圣劍,當她穩定住自己的身體時,神色已經發生了轉變。目光中,流露出唐三從未在她身上見到過的陰冷,身為神圣光明代言人的天使之神,在這時候卻充滿了死亡的氣息。
  雙方都沒有在著急動手,唐三右手揮動,海神三叉戟在空中劃出一個光環,一個奇異而虛幻的七芒星出現在他腳下,而他背后的海神八翼也變得仿佛透明了一般,完全張開、定住不動,就像是用藍寶石雕琢的一樣。腳下光環光芒綻放,向著唐三身后擴散開來。隱約中,半空中竟然想起了海浪呼嘯的聲音。似乎有一個接一個巨大的浪頭撲向唐三的身體。而也在這藍光的影響之下,從唐三背后,一個個藍色光點開始出現,每一瞬間,這些藍光都在幾何倍數的增加著,匯聚成藍色的洪流,朝著唐三背后的海神八翼蜂擁而至。那景象看上去,就像是驚濤駭浪真的出現在半空中了似的。()